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 网站地图
首  页 浙江农业农村 信息公开 政务信息 网上办事
当前位置:首页 > 政务信息 > 农业农村动态

央视点赞浙江打造共同富裕“省域范例”,王通林接受专访

2021-07-15 08:24:24信息来源:浙江农业农村浏览次数:字体:[ ]

7月14日,央视农业农村频道以《浙江:打造共同富裕“省域范例”》为题,对浙江高质量发展建设共同富裕示范区进行了专题报道。省农业农村厅党组书记、厅长王通林接受了央视记者专访。

以下为采访文字实录:

主持人:王厅长,您好,今年6月10号,中共中央国务院印发了《关于支持浙江高质量发展建设共同富裕示范区的意见》。这个《意见》印发了之后有很多解读,聚焦的是为什么是浙江?大家说浙江有多富,为什么富?而今天您作为浙江省农业农村厅的厅长,其实我很想和您探讨的是这样两个维度,浙江其实也是在率先摸索解决发展不平衡不充分的问题,已经取得了明显成效,那浙江在城乡的差距以及地方差距这两个维度上明显的成效是什么?

王通林:在中国共产党成立百年这么一个非常重要的历史时刻,我们今天在这里谈论这个话题,我感觉到特别有历史感,意义特别重大。浙江是中国革命红船的起航地,也是改革开放的先行地,更是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的重要萌发地。我们这么多年来都是按照总书记的要求,沿着“八八战略”的方向,一批一批、一茬一茬地在推进,一张蓝图绘到底。结合农业农村领域来说,我也在思考为什么中央会把这么一个重要的、非常具有历史意义的使命任务交给浙江。从“三农”的角度来说,我觉得是有充分理由的。因为经过这几年的发展以后,共同富裕当中,最重要的是(缩小)三大差距:一个是城乡差距,一个是区域差距,还有一个是人群差距。这三个差距,从目前与各省的比较来说,浙江是有优势的,也是有扎实的基础的。举个例子,比如说,我们的城乡差距,经过多年的发展,到2020年农民的(人均年)收入已经超过了3万,大概数字是32,000,城市的居民(人均年)收入也超过了6万,城乡的(人均年收入)比是1.96:1,已经进入了2以内,这个城乡比例在全国的省级层面来说,我们是比较有优势的,是比较小的。还有一个就是区域差距,浙江实际上发展也有不平衡的现象。在我们90来个县市区当中,还有26个县被叫做“加快发展县”或者“绿色发展县”。但是这几年发展也很快,它(们)的GDP平均增长都高于全省的平均增长,有0.3以上个百分点。26县的居民和农民的收入比起全省的平均水平,提高了0.7、0.6个百分比,高于全省的平均水平,所以区域的差距也在不断缩小。“十四五”期间,我们还提出了更高的目标要求,实际上,浙江省已经早5年甚至更早的时间,已经消除了贫困的现象。我们去年的脱贫攻坚、“三清零”,“两不愁三保障”,集体经济薄弱村年收入10万元以(下)的,经营性收入5万元以(下)的都清零了,而且人均收入8000元以下的也清零了。今年我们提出来还要消除(人均收入)9000元以下的,所以这个水平在全国的这个人群收入当中还是比较高的,也是(发展)比较协调的。

主持人:浙江它是叫“七山一水两分田”,从发展农业的角度上来说是不具备先天的优势的。

王通林:比起北方、中西部的一些省份来说,我们人多地少,而且适宜于农业发展的地更稀缺,所以我们的立地条件不是很好。但是浙江人很有办法、也很争气,闯出了一条发展农业的可持续的绿色发展道路。我想,在推进共同富裕过程当中,也一样要结合浙江“三农”实际。从这几个方面,我们正在谋划。一个(是)“产业促共富”。我感觉在富裕当中,发展很重要,如果没有发展,没有产业的支撑,就谈不上富裕,更谈不上一种持久的富裕。浙江的产业发展,要立足于浙江的实际。26县有它各自的发展优势,我们现在是一县一个方案,“一县一品”在推进。

主持人:产业促共富里面的产业,一二三产在里面分别扮演的角色是什么?他们相互融合的关系又是什么?

王通林:浙江也在推进这方面的工作。当然,一产是基础,也是龙头,也是源头。浙江一产占比不高,在整个经济总量当中不高。但我们如果把这个产业量拉大,加上我们现在讲一产要“接二连三”,如果接上二产再能够延伸到三产上去,甚至今后的一产要跟农旅再做深度的融合,它的潜力、它的产值就不是一个简单的增长了,它可以翻倍的增长,这个潜力很大。包括一些农业文化遗产,现在都是宝贵的资源,但是它缺乏深度的开发,特别是在文旅结合方面,它释放的文化的潜能和价值还是远远不够的,这个也是今后农业产业发展的一个很大的方向和空间。

主持人:其实,您刚才也提到了,我们如果说产业促共富,但是在浙江省内的话,它每个地方的区位条件都是不同的,所以说接下来选择什么样的产业,发展什么样的产业,关键词是因地制宜吗?

王通林:那当然是因地制宜。浙江实际上浙北和浙南、浙西和浙东的差距也很大。某种程度讲,也可以(说)是中国的一个缩影。所以,我们提出来一定要因地制宜,一定要“一县一策”推进产业的发展,这是共同富裕当中的一招。但是这一招我觉得是(针对)基础性的产业,我们现在也在考虑怎么样通过“建设促共富”。(我国)的弱项短板现在还在“三农”,所以我们还是需要投入的。最近,国家乡村振兴局已在部署要推进乡村建设行动。实际上,这个建设行动第一层次的建设层面上的一些要求,我们已经基本上都完成了,包括改水、改厕、路面的硬化、村庄的治理、建设,一些表面的、一些有形的东西已经都完成了,但是我们还是要进一步提升。我们最近在考虑怎么样打造村庄的风貌,把它的精气神(打造)出来,不单单是漂亮,还要把它的气质培养出来,这实际上也是需要投入的,需要文化(给养)。所以我们的文化礼堂、地方特色的主题文化的定位,城市建筑风貌的提亮,都是出于提升乡村的气质层面上来。

主持人:也就是说未来不仅仅是一村一品,还要一村一貌、一村一气质。

王通林:对未来的乡村当中,它首先应该是一个美丽乡村,也是能够记住乡愁的乡村,在这个基础上它应该还是一个面向未来的、一个数字的乡村,而且是一个共富的乡村、一个文化的乡村。所以这些多重东西叠加,就引领着我们今后乡村发展的未来。

主持人:您刚才讲到了两个促共富,还有吗?

王通林:在两个(促)共富的基础上,我们还提出其它几个方面。一个是要“改革促共富”。中国的经济社会发展和变革,农村是很重大的一面。革命时期,农村包围城市,建设时期,改革也是从农村破题。但是农村在现代化的新征程中,在共同富裕的新征程当中,改革还是源源不断地会释放它的潜力。我们现在正在谋划系统的乡村基层改革。这个基层改革中,除了“三块地”以外,也还包括农村的农民市民化的进程、农村金融体系的改革等。要全面地激活农村的各类要素,真正为共同富裕能够(产生)澎湃的动力。

主持人:您刚才其实讲到了改革的目的是为了激活农村的各种要素,那在这里面城与乡的各种要素,它们之间的流通和互换是否也很重要?

王通林:这也是很要害的问题。实际上,我们现在某种程度上,城乡的要素交换有时候不太顺畅。农村到城里去,城里的到农村去,改革就是要在城乡要素的自由、平等流动和交换当中把通道打开,也包括改革怎么样促使浙江的绿水青山进一步转化为金山银山,这个通道它的实现方式怎么样实现?又宽又广,另外又多元。

主持人:也就是说我们在意见当中看到了有这样的表述,叫做“破解城乡二元结构”,是要“拆墙”的,城和乡的那个“墙”要拆掉的,这也是浙江的探索和尝试,这是三个促共富。

王通林:此外,我们现在还提出来,一个(是)“数字促共富”。我们乡村也是一个主阵地,所以怎么样通过数字化乡村的建设促进共同富裕。一个我们要有一个数字乡村的综合性的协同平台,省、市、县一直到乡镇到村要打通,是一个完整的体系。另外,我们要有一个“工具箱”,有一张反映“三农”所有数据的全息数字地图。在这个基础上,按照我们农业生产管理、社会治理的五个方面,包括它的生产环节、销售环节、监管环节、公共服务环节、乡村治理环节,五大功能都要有。所以说,数字化乡村推进之后,我觉得会对中国农村,特别是对我们浙江的农村会产生巨大的“革命”,不单单是生产革命,而且是社会组织管理的革命,和整个我们全环节的监管流通的监管革命,这个意义是非常深远的。现在,我们已经有一批数字农业工厂做得很好,都在示范引领,并且效益很高。所以,我们“十四五”期间要建一批数字化的“农业工厂”,这些都是农业生产领域的革命性的改革。整个共同富裕当中,除了产业、数字、改革之外,帮扶还是需要的。中央也提出来,在脱贫攻坚跟乡村振兴有效地衔接的过程当中,还要保持现有的政策,现有的支持、扶持的力度不变。浙江省当然不是和全国层面上的同一个意义上的一种帮扶。但是我们说了,我们也有发展的不平衡问题。所以我们东西部扶贫、东西“山海协作”也是一种帮扶,就是我们东部的发达的一些县市区和省内的这26个县,甚至26个县当中,重点的11个县市区,要建立密切的“山海协作”关系,并且我们各个部门,省市县各级的部门,要给我们一些重点的村也要建立帮扶的一些关系。而且我们还广泛地动员社会的力量,浙江省社会资源,包括浙商的资源,包括社会组织的资源,也包括一些个人的资源还是很丰富的。他们也很有情怀,也想在共同富裕当中都能够出上力,所以我们现在都在建立新的面向共同富裕的一种帮扶的全社会帮扶的大体系。

主持人:未来还有没有这样的可能性?因为刚才其实我们聊到了,比如说因地制宜,可能有的村适合做一产为主,有的村适合三产为主,我们还讲到了三产的融合,那未来是不是有可能比如说我这个村我不需要纠结,我三产都有,我可能就是以二产为主,另外的一个以一产为主的村,再和另外一个以三产为主的村,我们形成一股合力。

王通林:对的,这种联合肯定是有分工的,肯定是要发挥各自的优势,而不是一种竞争关系。所以,这种村的联合,实际上是把各类资源整合起来,对大家不单单是一种纯粹的付出了,是大家一种事业发展平台的支撑,而是有利于大家更好地、更健康地、更持续地发展。我们鼓励这种能够互相取长补短的、优势互补的联合,这样对发展更稳定、更持续。

主持人:因为共同富裕示范区这个“示范”两个字,它有两层含义,一个是你做得好,所以你成了示范。而另一个更重要的含义是,你成功的经验怎么示范给兄弟姐妹们,怎么复制、怎么推广的问题。

王通林:在一个省域里面,搞一项这么重大的社会化的改革也好,变革也好,发展也好,确实难度很大。但是我们现在按照中央要求,是全省域要推进共同富裕。我们现在也是立足于一种自然的、没有额外保护的、额外特殊开小灶的一种状态下的发展。这是我们共同富裕当中始终坚持的一个基本原则,我们的“三农”补短板,我们其它领域的发展也一样,都是在国家现有的政策制度框架下去探索、去发展的。这种发展成果、发展经验,就像我们做实验一样,我不是在温室里给它培育,而是在自然环境下培育,所以它是有生命力的,具有它的推广复制性。

主持人:谢谢王厅长!我记得之前有一句玩笑话,叫做“贫穷限制了我的想象力”,但是其实对于美好的生活,美好的未来,也许以后我们不再需要想象力,因为我们可以看到,我们可以看看浙江,除了看到浙江之外,接下来我们也要去想一想,浙江怎么做,浙江为什么这么做,美好的未来,共同富裕的向往正在发生,也必将实现。感谢王厅长!

【打印本页】【关闭窗口】

分享到:
0
 
关于我们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使用帮助 | 隐私声明
浙江省农业农村厅主办 浙ICP备15008104号-1     网站标识码:3300000033

浙公网安备 33010402002443号

地址:浙江省杭州市凤起东路29号 邮箱: zjsnyxxzx@163.com 管理员登录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